疾病防治

世界艾滋病日来了,性传播是主要感染途径

2015年12月13日11:12

    12月1日是第28个世界艾滋病日,今年艾滋病日的主题是“行动起来,向‘零’艾滋迈进”。据市疾控中心发布的2015年北京市艾滋病疫情及特点情况显示,今年1到10月,北京市报告艾滋病病例共3181例,较去年同期增长了8.5%。经性传播的比例达到96%,其中超过七成为男男同性性行为人群。

    性传播是主要感染途径,性教育是最根本的防艾大计

    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10月,全国共报告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57万例,其中包括新增感染者和病人9.7万例;94%的艾滋病感染由性传播导致,静脉吸毒感染占比4.5%,母婴传播和其他不详传播方式占比1.5%。男男性行为人群的感染发展态势较快,占比27.4%;疫情上升较快的还有青年学生,15岁~24岁人群感染率年均增长13%。   

    12月1日是第28个世界艾滋病日,《生命时报》记者特别采访了三位艾滋病感染者,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,让更多人了解艾滋病,并做好自我防范。同时,我们呼吁社会给予艾滋病感染者更多的尊重,杜绝歧视。

    “感染了,日子还得照过”

    讲述者:李女士,42岁 从十几岁离开东北老家,我就开始“北漂”。在北京,我遇到了男友,他成了我的依靠。但在2000年,男友持续发烧、咳嗽,起初医院说是肺炎,可吃药不见好转。直到医生建议他做个艾滋病筛查,才发现已是艾滋病晚期。随后,我也被查出“阳性”。 噩耗几乎让我崩溃,起初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。虽然我知道自己是被男友感染,但不想怪罪他。之后,我把工作辞了,回家照顾他,毕竟我俩已交往5年,再加上他的父母早已不在,也没兄弟姐妹,我不能在他病重时离开他。日子还得照过,全当相互照应吧。 2005年,我加入了北京地坛医院“红丝带之家”,这是一个主要对艾滋病感染者提供帮助的组织。我讲出自己的经历,帮助病友们勇敢地面对生活。2007年,男友去世了,这里成为了我的“第二个家”。

    “一双双歧视的眼睛更伤人”

    讲述者:张先生,57岁

    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的画面至今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,如果可以回到过去,我一定换个活法。我是辽宁某地一名政府官员。2008年,50岁的我常常为了“公务”出入舞厅、浴池等场所,捧一个个场子,接待一批批客人。仕途坦荡的我,在一次献血后被检出艾滋病病毒阳性,这个结果就像晴天霹雳,我直接就懵了。我不断反问自己为何会与艾滋病产生联系,修脚、纹身、洗牙感染,还是酒后乱性导致,虽然无法确认,但后悔不已。   

    当时,国家已对艾滋病开展大量宣传教育,但很多人仍有诸多误区,比如觉得面对面说话就会被传染。另外,相关机构不注意隐私保护,导致我感染的事迅速传开,一双双歧视的眼睛带给我极大困扰。我不得不提前办理退休,但家人的生活还是因此受到牵连。一次,我爱人出门买菜,小贩紧张地喊道:“别挑了,都给你,赶快拿走。”最终,我们无奈地选择了搬家。   

    虽然很多亲朋好友和我划清界限,但老伴和儿子始终不离不弃。我不怪别人的看法,只是自己出了问题。还好在新的环境中,我生活得很好。

    “性安全容不得半点任性”

    讲述者:小王同学,21岁 我是长沙一所高校的大学生,今年21岁。同时,我也是一名男“同志”(男同性恋者)和艾滋病感染者。半年前,我和第三任男友分手了,有了前两次的恋爱经历,我觉得这次分手尤为轻松。 不料,分手后,我出现了持续一个月的低烧、腹泻,联想到之前和男友做爱时从未使用安全措施,我开始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。那阵子,我心里始终七上八下,不敢去医院检查,怕被查出来,可又有侥幸心理,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倒霉。   

    为了摆脱内心的折磨,我还是去做了检查,结果是阳性。我还能活多久?我以后该怎么办?……一连串的疑问就像一座座大山,压得我喘不上气来,我甚至想过自杀。由于害怕受到歧视,我不敢把性取向和阳性身份告诉亲友,只能选择独自承担。

    如今,我仍旧每天上课,有空就去参与防艾的志愿活动。我希望通过我的故事警示男“同志”们,不要怀着侥幸心态,不要频繁更换性伴侣,性安全容不得半点任性。

加强性教育,是最根本的防艾大计

    “我国是全球15个艾滋病感染人数较多的国家之一。”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中心主任吴尊友在接受《生命时报》专访时指出,目前,艾滋病主要存在三种传播途径,分别是性传播、血液传播、母婴传播。在我国艾滋病传播面临三个新趋势:1.性传播是主要方式,其次为静脉吸毒,母婴、输血传播相对很少;2.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最快,学生感染者超过百人的省份已达15个,而这一数字在2013年仅为5个;3.男男性行为人群的疫情发展很快。

    而从1981年发现第一例艾滋病至今,人们对其感染者就一直心存恐惧和歧视。对此,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病科主任医师刘彦春表示,不管通过哪种方式感染,感染者都是疾病的受害者,普通大众不应惧怕和他们握手、吃饭等日常接触,更不该歧视他们。   

    吴尊友表示,当前,我国防艾存在以下三个难点:首先,由于担心歧视,相当一部分存在艾滋病感染风险的人没做检测,当前只有2/3的感染人群得到诊断。如何让这部分人得到检测,是个挑战。其次,今年新增的9.7万例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中,94%的感染是通过性传播途径,而我国对性行为开展干预措施的难度较大。再次,男同性恋群体虽然掌握一定的艾滋病防治知识,但知易行难,很多人还是没有改变高危性行为。   

   在防艾措施上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中心副主任汪宁建议:首先,不要怀着侥幸心理进行多性伴、无保护的高危性行为;其次,注意性生活的清洁,戴好安全套;再次,自知感染的人应承担社会责任,不要与他人发生高危性行为,更不能报复社会。吴尊友最后补充道,在中小学阶段加强性教育,从小培养健康的性观念、性行为,是最根本的防艾大计。

摘自生命时报

 

关于网站|意见反馈|网上投稿|法律声明|使用帮助

主办:江苏省卫生统计信息中心(江苏省12320管理中心)

协办:南京市卫生信息中心备案许可证编号:苏ICP备09084406号-3

技术支持:江苏捷士达高校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